• Andrew Collins

中国高尔夫的崛起

说起高尔夫,大众对此的第一印象往往是小众却又高端大气上档次。的确,由于其高额入会费以及果岭费,高尔夫曾被视为供少数上层人士享受的贵族运动,而“绿色鸦片”这一别称也进一步强化了人们的这种印象。著名国际会计师事务所网络KPMG的报告显示,中国高尔夫球场的入会费平均高达5.3万美元,这与迪拜等其它“新兴”高尔夫市场处于同一水平。而周末时果岭费则会更高——中国的平均收费标准为161美元,而迪拜和葡萄牙则分别为152美元和98美元。显然,中国普通大众无法承受这样高的价格。而像爱尔兰这样的发达市场高尔夫入会费则仅为7,500美元左右。由此,中国高尔夫的发展看似困难重重,但情况真的是这样吗?

自2005年小球中心和协会经过调整并创新了工作思路和工作方针后,中国高尔夫球运动的发展取得大巨大的飞跃。据《朝向白皮书·中国高尔夫行业报告》的统计数字,2013年,中国高尔夫已有球会521家、共11497个球洞,全年共产生总打球轮次约1215万轮次。高尔夫核心人口(以年满18岁、一年下场超过8轮次算)达到42.4万,高尔夫人口(年满12周岁、过去一年至少下场1轮次)亦近120万。而其他数据来源也显示目前中国高尔夫球场的数量正以每年约30%的速度增长。此外,中国山东南山国际高尔夫球场以15个球场,279洞的规模成为了目前世界上单个球会球洞数量最多的球场;中国深圳观澜湖高尔夫球会,以10个球场,180洞的球场和酒店、地产等综合投资近50亿人民币的投资成为了目前世界单个高尔夫球会投资最大的球会。

除了参与人数及高尔夫球场数量的增长外,中国的高尔夫运动体系正在越来越规范化。2009年,中国高尔夫推出了全新的竞赛模式。在这种模式下,高尔夫运动在中国被分成了5个层次:一是国际男、女职业赛事,例如HSBC世界锦标赛(美巡、欧巡);二是中巡赛的升级、CLPGA女子职业赛事建立;三是俱乐部联赛;四是业余赛事,例如中国业余公开赛;五是HSBC青少年冠军赛等赛事列入全国比赛计划。由此,中国高尔夫运动便形成了较完整的青少年、业余、俱乐部、中国职业、国际职业五级竞赛模式。

在赛事规模越来越规范的同时,中国高尔夫相关从业人员的数量也在急剧增长且得到了规范化。在过去几年中,中国高尔夫参与者、职业、业余运动员、教练员、裁判员和经理人、球童等专业人员正以40—50%的速度猛增。同时,小球运动管理中心和中高协十分重视培养高素质裁判员、提高裁判员的业务水平以及发现和培养年轻裁判员这些工作。在培养和选拔人才方面,中高协提出了并实施了学历,熟悉外语的硬件要求,并与R&A合作共同培训,使裁判员队伍文化水平、业务水平得到较好保证。

有了足够的规范化人员基础,中国国家高尔夫球队在2007年得到了成立,此举完善了竞赛、训练和市场体系的关键部分并进一步促进了我国高尔夫球运动普及推广和运动技术水平的提高。同时,国家队也完善了训练体系,加大了训练量,提高了训练强度,通过高水平的训练促进水平的提高,全面提高运动员的个人的综合能力。

此外,职业球员考核模式也有了改善。2008年后,中高协开始改革职业球员考试方法,不再以单一的杆数为考试指标,而是增加了理论课培训和考核,全面提升球员的综合素质。同时,考试次数得到了增加,并容许参加了职业考试未通过的业余运动员,仍可参加业余比赛。此举使得更多的业余球员有了良好的比赛机会,减少了地域的不便并增加了职业球员的后备力量,得到了普遍的赞扬。

一系列改革的成果便是中国球员在大赛上的成绩不断进步。女子职业运动员张娜在2007年连续夺得4站日巡赛冠军,最好世界排名第34位。前国家队小将冯珊珊在2008年美国LPGA比赛中有着第二名的战绩。 我国女子职业运动员叶莉英在欧洲女子巡回赛-苏州太湖公开赛中与前世界女子职业高尔夫球排名第1位的瑞典名将索伦斯坦经过延长赛的角逐,遗憾的夺得亚军。男子职业运动员梁文冲获得2007年新加坡公开赛冠军并夺得2007年亚巡赛奖金王称号。2007年男子职业运动员梁文冲和张连伟代表中国队参加在观澜湖举行的欧米茄世界杯高尔夫比赛,最终获得第11名, 这是中国队参加该项赛事以来的最好成绩。中国青少年女子高尔夫队在日本举行的‘本田”国际高尔夫球挑战赛中获得第3名。

可以看到,中国的高尔夫运动发展不可谓不迅速,就连欧巡赛国际主管李赛文也坦言他看好高尔夫在中国的发展。2009年,高尔夫回归奥运会大家庭。根据以往的经验来看,或许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就能看到一位中国高尔夫奥运冠军。

20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